新时时彩号码走势图|新疆新时时彩往期开奖
| 加入桌面
 
 
當前位置: 江門企業網 » 資訊 » 貿易新聞 » 王和專欄|“一帶一路”應高度關注風險管理

王和專欄|“一帶一路”應高度關注風險管理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7-05-09  來源:江門企業網  瀏覽次數:3

“一帶一路”無疑已成為本世紀最舉世矚目的項目,它不僅體現了中國作為一個大國的國際責任意識,更體現了東方傳統文化中和合共生的智慧。“一帶一路”的重要思想基礎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即國際社會發展到了今天,絕對和對立的思維模式難以為繼,弱肉強食的時代也已過去,面向未來,互利共贏將成為世界發展的主基調,交流合作將成為基本模式,而“一帶一路”則是探索與實踐的形式與載體。

就“一帶一路”的大背景,尤其是發展的初期而言,“投資”與“交流”是主要形式,然而,“一帶一路”沿線大多為發展中國家和轉型國家,經濟基礎薄弱、政治局勢動蕩、民族宗教林立、種族沖突不斷,在當前和未來相當長時期內,將對“一帶一路”的投資與交流構成巨大挑戰,因此,有針對性地構建“一帶一路”風險管理體系,特別是發揮保險的作用至關重要,因為,沒有一個安全、穩定和可預期的環境,投資和交流就沒有了基礎。

保險是典型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實踐,作為一個個體是難以獨立地承擔和管理風險的,因此,現代保險制度應運而生,通過保險基金的形式,形成了一種基于風險管理的命運共同體,不僅體現了人性中互助友愛的光芒,也為社會發展和經濟建設過程中的風險和不確定性管理提供了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

目前,“一帶一路”戰略已經進入全面鋪開的階段,為此,應高度重視并利用保險機制的作用,為“一帶一路”戰略實施保駕護航。就現階段的具體情況而言,應當注重六大領域。

(一)海上保險

作為“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海絲路”沿途跨越東盟、南亞和阿拉伯國家三大經濟體,30多個國家,人口近40億,GDP總量達16萬億美元。而我國作為全球第一大貿易國,30 多條海上航線可以通達世界150個國家的1200多個港口,海上通道承擔著我國對外貿易90%的運輸量。因此,“海絲路”是目前世界上商業航運最繁忙、經濟價值最高昂、戰略地位最重要的海上戰略通道,也是風險最高的通道。線長面廣是“海絲路”地理的最大特點。“海絲路”航線長達9000-13000多公里,商船如此長距離航行往返一次需60-80天,且需要跨越的島嶼、海峽和水道眾多。航線通過的蘇伊士運河、霍爾木茲海峽和馬六甲海峽更是地勢險要、情況復雜。此外,大國博弈與秩序之爭帶來的戰略挑戰、領土主權爭端引發的現實風險、沿線地區及國家的內部風險等,都給海上絲綢之路的推進帶來風險。

2015年,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雙邊貿易總額達到9955 億美元,占貿易總額的25.1%,與相關國家合作建設境外經貿合作區50多個。因此,在發展“一帶一路”戰略過程中,應高度重視海上運輸風險,通過船舶保險和貨物運輸保險,可以有效分散在跨境貨運中面臨的自然災害、意外事故等風險。對于保險公司而言,為企業開展跨境投資貿易合作提供全面的風險保障與服務是最基本的業務。以中國人保集團為例,2014年承保的進出口貨物保險金額超過1.5萬億元人民幣,承保遠洋船舶保險金額共計3343億元人民幣。為國家相關重大貿易提供了堅實保障。

(二)基礎設施保險

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優先領域。研究預測2015年至2030年間,“一帶一路”地區的基礎設施缺口將達到20萬億美元。目前的數據資料顯示:“一帶一路”擬建和在建的基礎設施規模已達到10400億元,投資集中在鐵路、公路、機場、水利等項目建設,其中,鐵路投資近5,000億元,公路投資1,235億元,機場建設投資1,167億元,此外,港口水利投資1,700億元。,截至2015 年9 月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的57 個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合同3059 份,新簽合同額591 億美元。隨著“一帶一路”戰略進入全面鋪開的階段,針對基礎設施、跨境通道、資源能源以及生產貿易等領域的投資力度將顯著增強,大量的建設工程將在沿線國家(地區)上馬。

同時,基礎設施建設與一般的商品、勞務輸入有著巨大差異,由于其存在投資金額大,周期長、收效慢,不確定因素多。“一帶一路”途經國家眾多,涉及諸多安全因素與國內政治因素,也必然關系到別國境內的宗教、民族和社會問題。因此,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在多重因素的作用下,風險更加聚集。工程保險,包括完工保險等,能夠為基礎設施項目風險提供較為全面的保障,如建筑工程保險是以承保土木建筑為主體,在整個建設期間,對由于保險責任范圍內的風險造成保險工程項目的物質損失、第三者責任和列明費用損失提供保障。此外,保險公司在提供保險的同時,還將為客戶提供專業化的風險管理服務,確保有效控制風險。

(三)勞務人員保險

在實施“走出去”的開放戰略過程中,不僅包括商品、資金、技術走出去。而且也包括勞動力“走出去”。隨著我國的改革開放,對外勞務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不僅每年都保障有數以幾十萬計的勞務對外輸出,而且這個數量還以年均 7.2% 的速度在增長。隨著海外勞務人員數量的不斷增長,人員分布范圍不斷擴大,涉及國家的情況更加復雜,我國海外勞務人員的人身、財產安全發生風險的幾率也在不斷增高。同時,我國海外勞務人員主要分布在亞非地區,而這些地區往往又是安全風險事件高發區域,大大提升了勞務人員在海外的意外風險系數。

據報道,2007年至2011年5年里我國海外勞務人員發生的風險事件共122件。僅2012年新年伊始,就發生了蘇丹29名中國筑路工人被劫持,2名中國工人在埃及開羅被當地武裝人員綁架等。風險事件主要分為政治風險事件、經濟風險事件、社會文化風險事件和自然或意外風險事件。政治風險事件如國家局勢動蕩,恐怖襲擊往往會給勞務人員帶來嚴重的人身財產侵害,甚至是死亡,而大多數社會文化風險事件和經濟風險事件,大多只會給勞務人員造成經濟上的損失。為了解決存在的問題,降低勞務人員海外風險,可以通過投保人身保險與財產保險,可以有效分散海外勞務人員的自然災害、社會經濟風險。,同時,我國的保險公司還對海外勞務人員提供緊急救援、遣返費用等保障。

(四)責任保險

近年來,到海外投資的企業數量及投資金額都大幅增加、我國企業已成為國際投資市場上的一支重要力量。在我國企業“走出去”的數量、投資金額、覆蓋范圍不斷擴大的同時,各種風險也伴隨而來,比如金融風險、法律風險、社會責任風險等,尤其是發生社會責任風險的可能性不斷加大。我國企業由于社會責任方面的直接或間接原因導致海外項目失敗的事例較多,社會責任風險已經成為我國企業海外經營面臨的主要風險之一。目前企業“走出去”面臨的社會責任風險主要集中在勞資關系、人權、環境、腐敗和商業賄賂等領域。

造成企業社會責任風險的外因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企業社會責任已經發展成為全球性的運動,各國政府和公眾高度關注社會責任;二是企業社會責任的泛政治化傾向,使社會責任正在成為國家之間利益博弈的工具;三是國外一些機構、媒體經常對中國“走出去”企業遭遇的社會責任問題進行大肆渲染,這在一定程度上損害了“走出去”企業的國際形象。因此,通過投保公眾責任保險、產品責任保險、雇主責任保險、職業責任保險和第三者責任保險等,可以有效幫助企業規避在海外業務中面臨的各種責任風險。同時,在處理各類責任保險的案件過程中,保險公司會為客戶提供法律服務并承擔相應的費用。

(五)出口信用保險

投資與貿易合作是“一帶一路”戰略的重點內容。預計未來十年,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相關國家的年貿易額將達到2.5萬億美元。但不容忽視的是與快速增長的出口額同時存在的是日益增加的海外欠款,外貿企業國外應收賬款被拖欠的情況嚴重。同發達國家企業一般只有0.25%-0.5%及國際平均的1%左右的的壞賬損失率相比,我國外貿企業的壞賬率超了5%,使外貿企業不堪重負。根據商務部統計,我國外貿企業的海外欠款大約為1000億美元,而且每年還以150億美元的數量遞增。如果不能及時有效地解決國際欠款問題,將給我國的國際貿易發展帶來巨大壓力,同時,也將成為“一帶一路”戰略的潛在威脅。

由于外貿企業業務經營活動的特殊性,信用風險已成為外貿企業面臨的最主要的風險之一。許多外貿企業財務狀況惡化,乃至倒閉都是緣于存在大量的呆賬、壞賬,切實加強信用風險管理已成為我國外貿企業的當務之急。出口信用保險是各國政府以鼓勵本國出口企業擴大出口貿易,開拓海外市場為出發點,為出口商和銀行承擔由于進口國政治風險(包括戰爭、外匯管制、進口管制和頒布延期付款等)和進口商商業風險(包括破產、拖欠和拒收)而在出口收匯和出口信貸等業務上遭受的收匯損失的一種政策性險種。從國際實踐看,大多數國家是通過出口信用保險制度,為本國的國際貿易的收匯風險提供保障,目前,我國的出口信用保險規模不斷擴大,為6.3萬家出口企業提供了4540.2億美元的風險保障。在“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過程中,需要進一步擴大出口信用保險的覆蓋面,特別是建立針對相關地區和領域的信用風險管理服務體系。

(六)投資保險

數據顯示,2014 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為 1029 億美元,在短短 12 年時間內增長了近 40 倍。而隨著 9 月份商務部頒布新修訂的《境外投資管理辦法》,對境外投資確立“備案為主、核準為輔”的管理模式,業內人士預計,我國未來五年境外投資的增速將保持在 10% 以上。截止2016 年7 月,中國在“一帶一路”國家對外直接投資總額已達到511 億美元,其中對這些國家能源礦產、交通運輸等領域的投資并購日益活躍,由此帶來的風險也在增大。雖然我國境外投資的交易數量與金額保持顯著增長的趨勢,但是失敗率也一直高居不下。同時,海外工程項目往往動用資金巨大、運營周期長,項目建設涉及政府政策、合同執行、雇傭當地人員、大型設備運輸、原材料采購等諸多事件,東道國政治、經濟市場的輕微擾動和自然災害都將影響到項目進程,造成巨大損失。

2007 年國內流動性過剩,商業銀行市值提高,在次貸危機初期海外金融資產開始貶值,內地優質的金融公司因此去購買國外價格相對便宜、資產回報率又可能較高的金融資產。然而,隨著次貸危機影響的不斷擴大,雷曼兄弟公司申請破產,我國許多金融機構也因持有雷曼的股券導致了巨大的損失,給我國金融機構的投資海外敲響了警鐘。之前,利比亞政局動蕩也給我國的海外投資帶來巨大損失,我國在利比亞承包的大型項目一共有50個,涉及到合同的金額是188 億美元,按照當前匯率換算,僅此一項就造成計人民幣 1233.28 億元。

海外投資活動面臨著很多復雜的多變的不確定性因素,所以更容易遭遇風險,有由于自然氣候變化和地理環境問題造成的自然災害風險;有因為匯率波動造成經濟損失的外匯風險;還有與投資東道國的政治、社會等有關的,非投資者所能夠加以控制的政治風險等等。與我國蓬勃發展的境外投資相比,境外投資保險的發展較為滯后。由于其政策性保險的特點,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我國的境外投資保險發展相對滯后,除了少數政策性金融機構外,有的是通過多邊投資保護協定的相關規定進行風險保障,并沒有專門的境外投資保險機構。因此,我國需要依托保險業,建立“一帶一路”專門的投資保險機構,如“一帶一路”投資保障基金,與亞投行形成有機互動,共同推動并保障“一帶一路”投資環境的提升與完善。

從目前的情況看,在“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過程中,特別是在《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等綱領性文件的推動下,各個領域的企業紛紛行動,積極參與到構建“一帶一路”的戰略行動中,呈現出熱情高、行動快、項目多、投入大的特點,但與此同時,面臨的一個突出問題是對風險管理和保險重視不夠,特別是缺乏頂層設計,缺乏風險和保險意識的宣導和普及,缺乏對風險轉移與保險安排的剛性要求,為此,建議從六個方面加強相關工作:

一是將風險管理,特別是保險機制作為一項制度性安排納入“一帶一路”建設的總體規劃之中,一方面是要求“走出去”企業增強自我風險防范意識,特別是投資金額大、周期長的項目。另一方面要建立相應的風險管理和保險制度,為“走出去”企業排憂解難,解決后顧之憂。

二是加大對裝備出口、營運責任等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相關險種的支持,鼓勵自主品牌、自主知識產權、戰略性新興產業相關出口企業在國內投保出口貨運險,對保險公司的國際化業務給予適當的稅收減免優惠,對大型保險公司“走出去”相關業務的考核放寬短期盈利要求等,引導更多國內保險資源投向“一帶一路”建設。

三是支持具備一定資本實力和良好商譽的中資保險公司在“一帶一路”經濟帶勞務輸出、承攬境外工程項目較為集中的地區設立營業性機構,逐步建立健全國際化的經營服務網絡,增強我國境外保險服務規模與實力。

四是擴大與絲路帶區域內保險監管機構的交流合作,重點在市場準入、監管政策、信息交流等方面加強協調并共享信息,既為保險企業“走出去”營造公正、公平的外部環境,又有效防范風險跨行業、跨境傳遞。

五是鼓勵國內保險企業加大與絲路帶區域內國家骨干保險企業的溝通聯系和務實合作,增強我國保險業對沿線國家的專業引領能力,擴大我國在絲路帶區域的綜合影響力。同時,倡導建立“一帶一路”巨災保險基金和投資保障基金,加強區域保險行業的交流與合作。

六是探索保險機構與銀行機構在海外信息共享、業務互動、機構共建等方面的銀保合作機制,進一步暢通“走出去”企業的投保渠道,強化保險對“走出去”企業的落地服務能力。

(作者供職于人保財險)

(編輯:馬春園)

分享與收藏: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熱點文章
 
新时时彩号码走势图